您的位置:首页 > 故事会 > 民间故事 > 正文

斗阎王

2019-08-25 23:54:41 来源:富马文学网 浏览: 评论: [ ]

纳西族是个历史悠久的民族,它的地域分布相当广阔,大部分聚居在云南,其余则分布在四川、西藏等地,因此纳西族的民间故事呈现出多样化的特点来自www.55555333.cc。在这些故事中,浪漫的夸张、瑰丽的想象、拟人化和形象化的运用,都是十分突出的,它们是纳西族文学宝库中灿烂夺目的明珠。

  从前有个长工,名叫阿一旦,他机智勇敢,能说会道,常常找机会捉弄尖酸刻薄的木老爷,替大伙儿出气。

  有一回,阿一旦想了个计策,让木老爷把自己的恶婆娘木太太打死了。木太太死后,就来到阎王殿告阿一旦的状。

  听了木太太的哭诉,阎王吩咐判官查生死簿。判官说:“木太太的确是被阿一旦施计害死的,应勾他来服罪。但他诡计多端,要派得力点的去才行。”

  阎王不以为然地传话:“阿一旦能在阳间施巧计,可面对阴曹地府,他无能为力。谁能把阿一旦勾来?”

  大鬼小鬼赶紧上前,说能把阿一旦勾来。阎王便命大鬼小鬼前去。

  此时,阿一旦正在烹香茶,大鬼小鬼跑进来吆喝:“阿一旦,木太太在阎王面前告了你,快跟我们走!”

  阿一旦知道事情不妙,但并不慌张,他一边想办法,一边笑着说:“二位辛苦了,先坐一会儿,喝杯香茶。”

  大鬼小鬼平时在殿前跑腿,有人奉茶,都被阎王、判官喝去,没有自己的份,现在口也干了,一闻到阿一旦的香茶味,就咽起口水来了。阿一旦手脚灵活,冷不防把做木匠时用剩的牛皮胶往板凳上一浇,就请大鬼小鬼坐下来源55555333.cc。他又捧出两杯香茶,请大鬼小鬼痛痛快快地喝。当大鬼小鬼“叽里呱啦”地评论茶味的时候,阿一旦已从后门溜走了。

  等了半天,大鬼小鬼不见阿一旦出来,喊他也无人答应,急得要站起来去抓阿一旦,可是屁股死死地粘在板凳上没法跑,只得带着板凳回到阎王殿。牛头马面看到他俩勾不着阿一旦,反而屁股上粘着板凳回来,嘲笑了一番。于是阎王改派牛头马面去勾阿一旦。

  牛头马面来到阿一旦家,阿一旦知道他俩喜欢吃糯稀饭,就马上煮了一锅,说:“二位辛苦了,请坐一会儿,吃碗糯稀饭再走。”说完,他装着很忙的样子,要先去厩里起粪。

  牛头马面急着吃糯稀饭,便催促道:“阿一旦,我们不是来串门玩儿的,快吃了糯稀饭走吧。”

  阿一旦恭敬地说:“吃了糯稀饭一定走。可是俗话说‘田里的庄稼,一家的命根’,我走了,老婆小孩还得吃饭,我得先把这几篮粪送到田里。”

  牛头马面听说送完粪才吃糯稀饭,心里想:不如帮他送送粪,早送完就可以早点吃糯稀饭,早回阎王殿。于是,他们对阿一旦说:“阎王催得紧,得早点走,我们帮你送趟粪吧!”

  阿一旦难为情地说:“好是好,我也巴不得早去见阎王大人,可是我怎敢麻烦二位!”

  牛头马面催促道:“别啰唆,快装篮子。”

  阿一旦说:“那就有劳二位了,送完粪,我们吃碗糯稀饭就走www.55555333.cc。”

  牛头马面相视而笑,来到畜厩前。阿一旦装好四篮粪,分别驮在牛头马面背上。牛头马面驮着粪,赶紧跑到田里,可是不见阿一旦跟来,自己又下不了驮子,只得在田里转来转去。天黑了,阿一旦还不来,牛头马面才知道上了当,不得不驮着粪回到阎王殿。

  牛头马面一回来,整个阎王殿都臭烘烘的。白无常、黑无常捏着鼻子,一边骂牛头马面是大草包,一边自告奋勇要去捉拿阿一旦。阎王知道白无常的勾命伞和黑无常的拴人铁链很厉害,忙叫他们去捉阿一旦。

  白无常、黑无常来到阿一旦家门前,阿一旦连忙炒起肉来,香得他俩直咽口水:“阿一旦,你在炒什么?还不快跟我们走!”

  阿一旦恭顺地说:“二位辛苦了,快请坐,我炒点羊舌头,吃完就走。”

  听说炒羊舌头,白无常、黑无常更馋了,连声说:“给我们尝一点嘛。”

  阿一旦一边津津有味地吃着,一边说:“二位怎么能跟凡人一起吃东西呢?要不二位从窗子洞里伸进舌头来,我把炒羊舌头放到二位的舌头上,如何?”

  白无常先把舌头伸进来:“快,先给我一块。”阿一旦连忙拿起剪刀,一下把白无常的舌头剪掉。白无常喊不出声,用手捂住嘴巴,“稀里呼噜”地直嚷。

  黑无常看见了,一把拉开白无常,说:“看你馋得像什么样儿,烫了嘴活该!”他也把舌头从窗子洞里伸进去5~3~故~事~网。阿一旦又拿起剪刀把黑无常的舌头剪下来。黑无常痛得捂着嘴巴,“叽里呱啦”地叫嚷。

  阿一旦趁机溜出家门。白无常捂着嘴,勾命伞没法撑开,黑无常的铁链也没法甩,他们嚷嚷着回到阎王殿。

  阎王心想,阿一旦真厉害,看来非得亲自出马不可了,便骑着千里马,来到阿一旦家,厉声呵斥,历数阿一旦欺慢阴曹地府的罪状,扬言要把他五牛分尸。

  阿一旦委屈地说:“他们六个都不愿等我撒完尿、屙完屎,忙着要回去,可我怎么能带着屎和尿到殿上去呢?”

  阎王怕上当,忙大喝一声:“少废话!现在你尿撒完没有?屎屙完没有?”

  阿一旦从容不迫地说:“都完了,我这就走。”说着他牵出一只羊来。

  阎王盯着阿一旦不放:“牵羊做什么?还不快点跟我走!”

  阿一旦说:“不急。阎王爷骑的是匹千里马,我骑的却是万里羊,我会走得比你快。你看,你的马有四条腿四只蹄,我的羊却有四条腿八只蹄。”

  阎王看看,果真是这样,便问:“你的羊真是万里羊?”

  阿一旦说:“阎王爷是阴间的主宰,我这个罪人怎敢骗你?”

  阎王相信了。他怕自己的千里马追不上阿一旦的万里羊,又让阿一旦逃脱了,就说:“我来骑万里羊,你来骑千里马。”

  阿一旦不肯,阎王执意要换5.5.5.5.5.3.3.3.c.c。阿一旦摊摊手说:“你一定要换,我也没办法了。不过阎王爷,我这万里羊认主。你要换,得穿上我的衣裳,羊才肯走。”

  阎王冷哼一声:“这有什么难?我们俩把衣裳互换了穿,不就得了?”

  阿一旦把衣裳脱下来给阎王穿上,让阎王骑上万里羊;而自己穿上阎王的衣裳,骑上千里马。临走前,阿一旦拿了一个锥子给阎王:“我这万里羊,要叫它走万里,得用这锥子戳它屁股。”说完,他骑着千里马一溜烟跑了。

  万里羊不肯走,阎王就用锥子猛戳羊屁股,羊却反而往后退。阎王这才知道上了当,却来不及了。

  阿一旦来到阎王殿,学着阎王的口气喊:“大鬼小鬼、牛头马面、黑无常白无常,阿一旦骑着羊来了,你们等着报仇雪恨吧!”

  过了好久,穿着阿一旦衣裳的阎王爷骑着羊到了。大鬼小鬼不容分说,抡起棍棒就打;牛头马面也气呼呼地拿角来抵,用脚来踢;白无常用伞来打,黑无常用铁链来砸。阎王大声叫喊,说自己是阎王,骑千里马的才是阿一旦。可是他越叫喊,大鬼小鬼、牛头马面、黑无常白无常越不相信,以为又是阿一旦在施伎倆,于是更使劲地打,把阎王打得死去活来。

  阿一旦呢,早已骑着千里马又溜了原文www.55555333.cc。  

更多推荐:
>>> 如此“看房”
>>> 为他人开花
>>> 玫瑰阳台
>>> 摩根族的生存之道
>>> 失业贺卡

通过键盘前后键←→可实现翻页阅读
0% (0)
0% (0)
标签:

我要评论

评论 ( 0 条评论)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富马文学网立场。
最新评论

还没有评论,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!
  • 回忆录风波

    赤川次郎,日本推理小说作家,他善于运用细腻的笔触描写人物内心世界,深受广大读者的欢迎。其代表作有《幽灵列车》《三姐妹侦探团》等。本文改编自他的小说。飞来横祸佑子今年二十七岁,容貌出众,聪明能干。母亲去世后,她和父亲相依为命。父亲大里退休前在警视厅工作多年,是一名出色的警司。最近,从来不写文章的父亲突然提出,想写一部回忆录,佑子觉得有点可笑,也没太在意。这天晚上,佑子下班回家,快到家門口时,突然看见

  • 雾夜谋杀

    今天是圣诞夜,布克邀请哥哥罗尔来到海边的连体别墅,说是要叙叙旧。兄弟俩相差四岁,都是芬克斯家族的后人,有着相似的英俊容貌。布克很多年没和哥哥罗尔见面了,起因是父母对遗产的安排:罗尔分得了百分之八十的遗产,掌管了家族企业;布克只得到余下的百分之二十。更令布克难以接受的是,父母在遗嘱中,还注明了如此分配遗产的理由:布克太稚嫩,担不起责任;罗尔成熟稳重,芬克斯家族的财产交给罗尔,他们更放心。转眼之间,兄

  • 十岁的委托人

    原寮,日本悬疑小说家,著有《我杀了那个少女》《天使们的侦探》《笨蛋应该死》等。本篇根据其同名小说改编。被迫雇佣泽崎是一名私家侦探。这天午后,他的事务所来了一位十岁左右的少年,说要请他当保镖,去保护一个叫西田幸子的女人。起初,泽崎并未放在心上:“你是小孩子,遇到什么困难,应该找父母或者警察,懂吗?”少年却说:“可是,这件事很荒谬,我没有办法讲清楚,警察大概不会理我

  • 罪有应得

    鲍勃是个出色的整容医生,他常以帮女患者整容为诱饵,与对方进行肉体交易,并偷偷用DV记录下来。这天深夜,鲍勃又在家中忘情地欣赏过去用DV拍的激情画面,忽然感觉背后有动静。他回头一看,只见妻子伊莎正怒视着他:“你真是个变态的魔鬼!这已经不是你第一次这么做了!你抽屉里的光碟我早看过了!”伊莎说着便要拿起电话报警。鲍勃猛扑过去,劈手夺过电话,两人扭作一团厮打起来。没一会儿,伊莎忽然

  • 英雄无编外

    凌晨时分,太平洋某岛国石油大亨古利特的独子巴哈杜尔,刚从酒吧喝完酒出来,便发现不远处七八个喝醉了的年轻人,正在戏弄一位美丽的姑娘。血气方刚的巴哈杜尔大喝一声,走上前护在姑娘前面。这群年轻人被吼声吓了一跳,待发现对方只有一人时,气焰又嚣张起来。那群人抽出随身携带的匕首、钢管等凶器一拥而上。双拳难敌四手,更何况还要保护身后的姑娘,巴哈杜尔在击倒几人的同时,身上也被匕首划了几道口子。就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

  • 跑路英雄

    周六上午,肯特市一家银行刚开门,就有几个客户来办业务,他们安静地坐在大厅里,等候叫号。运钞车准时到了,两个押运员提着装钱的密码箱,走进银行。就在这时,原本坐在沙发上的一个戴墨镜、棒球帽的男子,突然起身冲了过去:“不许动,把箱子放下!”他边说边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枪。值班经理意识到,他们遭遇了抢劫,赶忙按下藏在柜台里的报警按钮。所有人一时都被吓住了,站在原地不知所措。此时,一个拄

  • 情夫疑云

    凯斯勒是位心理医生,三个月前,他接诊了一个名叫布罗西的患者。布罗西年过四十,娶了年轻、漂亮的妻子劳拉后,一直疑神疑鬼,认为劳拉有情夫。布罗西总是对凯斯勒说,他看见劳拉和陌生男子在一起,或者听见他们的通话声和耳语声。但每次不是因为天黑,就是因为离得太远,他从未看清楚男子的脸庞,也说不出对方的身体特征。关于情夫的地址、电话号码、姓名等信息,他更是毫无线索。布罗西并不罢休,他来找凯斯勒医生的时候,常常带

  • 香樟树上的祷告虫

    凶手的赃物女画家西岐枝子在郊外有一处写生的临时住所,最近她得了重病,于是决定躲到这个自己感到最惬意的地方,创作35故事中最后一幅水彩画。这天,枝子在河边散步,突然看到一个戴着毛线帽的男人在一棵高大的香樟树下用树枝挖洞,像要埋藏什么。枝子很好奇,便蹑手蹑脚地走过去,只见男人从怀里掏出大把的珠宝首饰,装进一个袋子,塞进了被草丛遮掩的泥洞里。这是个小偷,或者抢劫犯,他正在藏匿赃物!枝子本能地转身离开,一

  • 最后的知音

    噩耗传来阿一和阿二两兄弟是母亲养大的。他们的父亲在春家园戏班子跑龙套,艺名叫竹仙。兄弟俩很小的时候,父亲撇下家人到外面演出,偶尔回来死乞白赖地要钱。几年前,母亲得了重病,临终时拜托两个儿子,好生照顾他们的父亲。于是,父亲就拎着个柳条包,住进了阿一家里。不久之后,阿一发现,父亲还是时常出去演出,便生气地对他说:“不许你出门演出,要不就离开这儿!你不就是去千叶那个温泉,跳那种晃晃悠悠的舞蹈

  • 钥匙老人

    小池真理子,日本小说家,其文字充满感性,风格独特,引人入胜,在日本推理小说界,素有“天下第一品”的说法,代表作有《妻子的女友们》《恋》《欲望》等。与平今年七十二岁,最近身体有些不舒服,这天,他独自去医院,等了近两个小时,可医生三分钟就把他给打发了。医生反复强调:“这是衰老现象,你应该忍耐一点。”走出医院时快中午了,与平不太想回家,因为家里没人在等他。